StrFkr

fine

“Rose of Aaron‘s beard,where you can reach me”

lof居然有广告了,还自动播放,卸载了

晚上的时候我爸给我打了电话,说他过几天要过来,问我在干嘛,问我有没有去上班,有没有去看医生...还是这些,只是这些。快挂的时候他又讲“尽力而为,你尽力就好。” 现在不管是他同我讲什么话,我最“柔和”的反馈大概也只能到达心酸。

想到之前妈妈用污浊的眼睛叫我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,想到之前自己同尘璐讲的“不管怎样,就是得活着嘛。” 对于如今的一切我何曾轻松的应对过,翘起的指甲已经在流血,可我依旧抓紧着绝壁上突起的石头,用我全部待耗竭的力气,我何曾,何曾松懈过。在以前,所有的人,用尽一切手段,真情切意,苛责辱骂,恳求我,强迫我 ——“你不能死掉”,而我付出的代价,耗竭的意志,惯性被理解为一种理所应当,现在情况好转,他们知道我在使劲了,他们意识到“嗷,原来这对于她来说不是容易的事啊。” 所以对于之前的苛责有所愧疚或是开始试图求得原谅,但不变的是——你还是得活着,死依旧是罪过,你得活着。










这首歌把我震出泪来,谁也不曾给予过我存在的意义,却一直要求着我“你得为我而存在”。

最近就算是去上班了,心情也还好,他是现阶段维护我情绪的最重要因素。我是没办法全心全意的苦着,他充当了某种激活剂的角色,让我觉得有所弥补,让我活着也变得不那么烦躁。

我的无能始终就在那里,我的无力,我的力所不能及,所有一切有关“废物”的特质,在我的身上充满着。不知道该如何改变,该如何做出努力,该是什么样的 什么程度的力气耗竭才真的能换取到东西。我曾经付出的那些心血,我的精神意志,到底为什么毫无效应,它怎么能不作数呢?三年前我是废物,一无作为的废物,三年后的今天我依旧是废物,可是我努力了的呀,真的,废物努力了的 努力了的 努力了的...怎么能够呢,我怎么能够呢...

真的想好好做人,怎样才能好好做人,到底要怎样做,怎样做才能变好,到底要我怎样!

槐洋花香不会再来了
不会了